您的位置: 唐山资讯网 > 健康

記者觀察取消利息稅時機成熟

发布时间:2019-11-08 22:43:43

观察:取消利息税时机成熟

近日出炉的宏观经济数据,将公众注意力再次吸引到储蓄持续分流和存款负利率上,何时加息成为当下市场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但此间观察家认为,取消利息税应优先于加息目前,取消利息税时机已经成熟

加息之声再起,缘于CPI涨幅连续3个月越过3%这一“安全线”,特别是5月CPI数据高企但仔细分析可发现,这主要是肉价短期波动拉高食品价格所致,并不具有可持续性扣除食品等价格因素,5月核心CPI仅上涨1%左右,并无明显通胀恶化或加速迹象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指出,“CPI中有三分之二的商品价格比较稳定,有三分之一涨价,涨幅也不是特别高,还不至于使中国出现通货膨胀”可以判断,全年CPI涨幅大幅超过3%的可能性不大

不过,随着CPI涨幅超过3%,居民存款负利率状况日益加剧扣除20%的利息税后,目前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实际仅为2.448%,低于5月CPI近1个百分点储蓄存款加速从银行流出,这是重要原因之一央行统计数据显示,5月居民户存款减少2784亿元,连续第二个月创出历史最大降幅这直接动摇了商业银行资金来源的稳定性,给银行经营带来隐忧由此观之,加息将不可避免但考虑到央行刚在5月19日上调一年期存款利率0.27个百分点,这次加息效果有待进一步观察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稳住居民储蓄,取消利息税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从调控政策效果来看,与加息相比,取消利息税的明显好处在于,它对经济各层面的震动要小得多取消利息税并不改变名义利率水平,仅影响居民存款实际所得,改善储蓄存款负利率的局面而且,取消利息税可以减少央行加息频率,这在人民币升值的大背景下可以为货币政策腾出更大空间

1999年11月,我国开始对居民储蓄存款利息所得开征20%的个人所得税,旨在发挥减缓居民储蓄增长、促进居民消费支出、拉动内需上升的作用,同时也有助于增加税收来源但近8年的实施效果表明,由于社会保障体系不完善等深层次原因,我国储蓄倾向一直比较高,利息税在促进居民消费方面效果不明显,近几年来居民储蓄接连跨越万亿元大关便是明证相反,一旦CPI高涨,扣除利息税后银行实际存款利率反而为负也就是说,存得越多老百姓亏得越多,这在客观上促使一些没有太高风险承受能力的居民将储蓄从银行中拿出来,转向购买不动产和股票等正因为如此,近年两会上关于取消利息税的呼声不绝于耳

专家认为,目前取消利息税是可行的证券交易印花税率日前从千分之一提高至千分之三,预计可带来约2800亿元的新增财政收入而去年利息税收入仅为459亿元,取消利息税不会给财政收入造成太大影响综合多种因素来看,取消利息税的时机已经成熟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