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唐山资讯网 > 游戏

宁小闲御神录 第320章 把柄

发布时间:2019-09-24 15:48:12

宁小闲御神录 第320章 把柄

是的,他踏出自己家门之时,就已经打算舍弃眉姑自己逃命了。美色虽好,男人却要以大局为重。

禾老四的手脚很快,经验也不可谓不丰富。仙匪送他的外号叫做“滑不溜丢”,意思是他的神通未必有多厉害,但逃命和躲避危险的本事确实了不起,这个小团伙每次伏击之前规划退路,都要参考他的意见。他也很有把握从这三人面前逃走,因为他还顺手丢出了一个金傀儡,这东西迎风见长,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丈多高的金人,正横眉怒目地向着宁小闲等人攻了过来。

只要这金人能挡上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就能飞得远远地了。

可惜,这世上往往天不从人愿。他才祭出了法器想跳上去,腹股沟、小腿肚和脖子上突然一阵剧痛,随后一阵无法言语的麻痹感迅速蔓延到全身。腹股沟是人体的敏感所在,他刚觉出疼痛就忍不住小腹下一软,原本腿上施力正要跳上法器,现在顿感肌肉棉软,这一蹦就蹦不起来了。

最可怕的是,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伤了他。元婴期修士皆有罡气护体,怎会有东西能无声无息地贴身攻击?禾老四的逃命功夫好,就意味着他是个特别惜命之人,眼下情势不妙,他赶紧抑住心里的慌乱念头,打算再次施力跃上法器。可惜,就这么一耽误的功夫,突然他惊恐地发现难以自控了,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停下一切动作,任他的神识怎样挣扎。他都不能抬起一个小指头。

这是什么神通?他心中大骇。三人中那个漂亮小姑娘走了过来,语带惊奇道:“禾老四。这般抛妻弃子的行径都做得出来,你可真够狠的。我还以为你年龄这般大了。会顾虑老婆孩子呢。”

孩子,什么孩子?眉姑有了他的孩子!莫非两个多月临出门前,眉姑终于有孕了?可是,可是他不知道啊!

禾老四如遭雷击,心中突然一片茫然,不知是喜是悲,是恨是悔。

大概是他的眼神出卖了心中所想,宁小闲望着他若有所思:“原来你也不知道她怀孕了。嗯对了,你才刚回来就遇上了我们。”她向涂尽微一示意。后者打了个响指,禾老四喉间一松,随后就发现自己能说话了。

“你,你确定她怀上了?她跟你说的?”他嘶哑着嗓子道,声音有一点儿颤抖,心里又是期待,又是苦楚。

宁小闲嘴角扬起,看他的眼神像看老色狼似的:“你这小情|人年纪太小了,怀了两个月的身孕自己都不知道。只以为是身体受凉才容易呕吐困乏!我刚才摸了她的脉博,如盘走珠,确是喜脉没错,后来用神念探视。她腹中有一个正在成型的胚胎。”

禾老四不知道“胚胎”是什么,但她这样说料来是不会错了。饶是他的心志被数百年时光淬炼得坚韧无比,此时也忍不住心花怒放。呵呵傻笑了两声才想起当下自己的处境,很有些不妙呢。

宁小闲看着他的脸色由喜变忧。知道他的顾虑,微微一笑道:“我刚才的提议仍然有效。你若老实带我们寻回赃物,我还是能放了你和眉姑。若眉姑死了,你老禾家的香火八成是自此断绝;若是你死,我就让她从此以后守活寡。她这么年轻漂亮,有的是机会再嫁个好人家,只是以后你的孩子,就得一辈子管别的男人叫爹了。”修士都是心高气傲的主儿,怎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若让涂尽来说

宁小闲御神录  第320章 把柄

,他的措词估计就是“以后就有别的男人住你的房、用你的钱、睡你的婆娘、打你的娃”。不过宁小闲终归是个女子,这样粗鲁的话难以说出口。

禾老四心乱如麻,脑海里转过好几个念头,最后终于长叹一声,颓然道:“好,我助你们去找回那件东西。”爆炸到现在过了这么久,喀什纳城中并未派人前来查看,看来这几人事先做了手脚。

涂尽轻轻哼一声,禾老四就发现自己能动了。现在他们已经不担心这老家伙还会再使什么幺蛾子了。禾老四活了好几百年,原本家族中的人不是死光了就是血脉不亲厚,而修士自踏入修仙之途后,生育后代的能力就直线下降,他年纪又这样大了,居然能令眉姑中奖,当真是意外之喜。

若是眉姑有个三长两短,他就是再去学老骥伏枥,抬个一二十房小妾回来夜夜耕种,也未必再能有后了。而他今生的境界显然已经止步于元婴期,看他现在发须泛白的模样,或者再过个几十年就得兵解投胎,届时他在这世上留下的最后一丝痕迹也将被抹去,这又让他怎么甘心?

孩子,不仅继承了家族的荣光,也是活过的证明、血脉的延续。

“这个,还你。”宁小闲递过来一枚青蚨钱,方正的铜钱上有一个小小的刀口。禾老四沉默地接了过来,放入怀中。这是他刚才跃上法器逃跑之前放出的飞钱,想着趁场中混乱无人注意,借机通知仙匪其他人前来驰援。哪知这小姑娘应付他的花招的同时,居然还有余力打下这枚青蚨钱。

今次是技不如人,他认栽。

他不晓得,宁小闲事先既知他的外号叫做“滑不溜丢”,当然不会对他掉以轻心,那个隔音结界做得很大,以禾府为圆心,足足笼罩了附近十余丈距离,他把动静闹得再大,外面的人也听不到。

刚才禾老四临走前对眉姑说的温言软语,乃是送她的临终遗言了。他自己一跑,眉姑九成要遭这帮人毒手,因此便想在她死前最后再哄得她开心。无论是长天还是宁小闲,都看出了他的意图,便知这人必定留有后手,于是命令叮咛蜂早早趴在他身上,这蜂子叮人无视护身罡气,尾针上的麻毒又很剧烈,是侦查和偷袭的好手。

果然禾老四中途要逃跑,蜂子立刻蜇伤了他,而涂尽释出的魂魄分身趁着这档子功夫侵入了禾老四的身体,和他争抢起躯体的控制权来。魂修的魂魄分身虽然好用却不是无敌的,以涂尽的境界,只能出奇不意地控制金丹期修士,对上元婴后期还是太吃力了,所以宁小闲摆脱了藤蔓和金人的纠缠之后,就要赶紧以话语来乱他心神,令他放弃抵抗。

至于那枚青蚨钱,则是她在长天的提示下击落的。

宁小闲花了这么大力气折服他,而不是一上来就让涂尽放出分身控制他,除了禾老四是元婴期修士不易受控之外,他这套油滑的本事对付接赃的人显然很有用,前提是他甘心帮她。

这其中的弯弯绕绕,禾老四自然是不知道。可是如今他心系眉姑肚子里的胎儿,已经不敢再耍花样了。涂尽瞅着他,冷冷道:“你的动作最好快一点。地阴童子是鬼魂之体,阴气重,孕妇和它在一起呆久了,不知道会不会对胎儿有损。”这话一说出来,禾老四的脚程立刻又快了三分。

禾老四带着三人九拐十八弯,抄捷径走到了城西南的紫金花大道。虽说是“大道”,也可以容三架马车并排行驶,但路面拥挤不堪,往来客商行旅的车马往往将路中间堵得水泄不通。刚才禾老四若是能逃到这里来,宁小闲在这等光天化日之下也追击不易了。

最后,禾老四停在了一家炼器店门前。他没说谎,这家店的鎏金招牌的确做得很大,上头写着“通仙”两个金灿灿的篆书,三人才刚抬头去看,就觉得一股浓浓的装|b范儿迎面扑来。

长天失笑道:“区区一家炼器店也敢称‘通仙’,好大的口气。不过这接赃的暗桩就明目张胆地设在最繁华大街最显眼的地段,主事的人胆子可真不小。”

禾老四率先走了进去。这里面和一般的炼器店倒没多大区别,也是将各式法器都放在架子上,并附上品阶和功能说明,供用户自行挑选,以几人的眼光,自然不会把这些货色放在眼里。不过这家通仙店的生意还十分兴隆,正在店里挑东西的顾客有十来人。

换了别处地方,接赃这样的买卖一般都设在暗处,不过这里是喀什纳城,能在这里出现的修仙者都不会在意自己购买的法器是什么来路,所以这处接赃点干脆连遮羞布也不要了,光明正大地就设在了这里。

当然,宁小闲推测它的后台一定也很硬。

禾老四带着几人上了二楼,迳直走到最里头的柜子前,对一个正无聊得打呵欠的伙计道:“我想见一见老吴。”

大概他是这里的常客,那伙计认得他,只是上下打量着涂尽三人。禾老四笑道:“这是跟我一起的。”哪知对方**道:“不行,按规矩,只能有一人进去。”

这不过是个筑基期的家伙,居然敢对元婴期修士如此无礼。但禾老四也不着恼,从怀里掏出两块灵石塞了过去,口中笑道:“通融一下吧。他们几个是来买东西的。”(未完待续。。)

哈尔滨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濮阳治疗龟头炎费用
烟台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电话预约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要挂号费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